必至对末

有些光鲜亮丽的,一直是遮挡丑恶内心的一张一触即破的纸罢了